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长篇连载 > 美少妇哀羞22

2019-06-15 09:28:11


第二十二章

  “真有你的!那我就不客气啦,先拆这个美丽的小肥穴……”朱委员吞了口口水。

  “住手……”小依试图扭动,但只让置身所在的旋转盘稍微晃了一下而已,沈总马上扶住旋转盘方便朱委员“拆封”。

  朱委员弯身到小依张开的两腿间,那被细线交错缝合的耻沟有点鼓鼓的、嫩红的花瓣也从缝隙间吐出来,奇怪的是还泛着湿亮!

  莫非被这样弄也会兴奋吗?

  朱委员的鼻息愈来愈重了,他找到绑在耻缝下端的活结,手指捏住线头轻轻拉开。

  “呜……不要……”小依想夹起腿、然而躺这样子把屁股沟暴露出来,就算能夹起腿也无济于事,而随着细线慢慢拆开,嫩红的耻缝也一点一点的绷裂,不少蜜汁又沿着沟缘流下来。

  “啊……这是!……”朱委员惊讶的看着拆到一半的耻缝,一颗玻璃弹珠正从已张开的阴户里吐出来,“当”一声清响掉在桌子上,紧接着又一粒……

  他急促的喘着气把细线全部拆掉,小依的阴户一共掉出五颗湿黏黏的弹珠。

  “这是帮您老人家特别准备的,我们想说既然送您礼物,当然是送热的才够诚意,所以放了几颗弹珠在她小穴里磨一磨、先暖暖她的湿洞,只要您拆开就可以用了……您还满意吧!”沈总满脸得意的笑着道。

  “难怪还没动到就湿成这样……连这个都为我想到了!真是有前途啊……”朱委员恍然大悟、盯着那红润润的密洞满意的赞叹。

  “住手……求求你们……”可怜的小依只能流着泪任人处置!

  “先把这个蝴蝶结拿掉吧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”小依努力的弯起脖子、看朱委员究竟在她的私处搞些什么,只见他小心的取下绑在耻缝上端的蝴蝶装饰。

  “没想到结过婚了……小穴的颜色还这么漂亮!你是怎么保养的?还是你老公根本很少用?”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抚红嫩的花瓣。

  “不……快点放手……哼……你没权力……这样对我……”

  小依忍着私处被玩弄的耻辱和骚痒,拚命的挣动抗议,但是手腕和脚踝铐在一起,两条美腿举开开的就像小婴儿在换尿布的姿势,怎么挣扎都是惘然!

  “唔……味道真好……没什么腥臭!不像有些女人下体一股骚臭味……闻了就让人没兴趣……”朱委员还进一步把脸贴在灼热的耻处轻轻磨擦。

  “啊……好恶心……呜……别这样……”小依冒出鸡皮疙瘩,浑身不住的冷颤,她平常很注意阴户的清洁,因此那里很少有难闻的味道,但此刻却羡慕极那些下体有异味的女人,至少不会让这只肥猪这样轻薄。

  朱委员的油脸边磨边转动,磨擦面由脸颊慢慢转到肥厚的双唇。

  “啊……不要啊……”小依拚死的挣扭,那两片肥腻腻的厚唇已贴上她的耻缝,朱委员像在和小穴接吻似的发出啾啾的轻响。

  “呜……”小依感到极度的恶心,肥唇正和她的阴唇接触!

  “她喜欢被男人舔!……您试试看,用舌头弄一弄她的阴蒂……她会很舒服的……”沈总在一旁鼓吹。

  “真的吗?……我看看……”唇边都是穴水的朱委员兴奋的抬起脸。

  “不……没有……”小依噙着泪害怕的摇头,但朱委员已再度埋首于她胯股间,随即耻缝上端感到热呼呼的、黏黏的舌头正在揉她的阴核。

  “啊……不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酥痒的电流一波一波的袭击她的大脑,小依的头已躺下去,举在空中的脚掌也绷直了。

  “真得耶……好像舒服起来了……”其他男宾都围得更近,朱委员舔着那颗变硬的黏滑肉豆,渐渐整张嘴吸上滚热的阴户。

  “唔……咕啾……”蜜汁大量的流入他嘴里。

  “嗯……”不知何时小依玉手已紧紧的握住自己脚踝,变成好像自己把腿举开的姿势让朱委员舔吃她耻缝。

  “味道真好……蜜汁好浓,不过一点不好闻的腥味也没有……”朱委员抬起脸来舔着唇边的水汁、朝围在旁边满脸艳羡的男宾们炫耀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了……求求你……”小依微弱的哀求着,但已不像先前那么倔强,身子也喘得有点激烈。

  “配点酒来吃味道可能更好。”朱委员顺手操起旁边刚烫热的清酒,拿到小依嫩穴上方。

  “不……”小依忍不住又弯起脖子揪着眉、哀怨的看着朱委员手上抓的酒瓶摇头,她这种神情反而使男人更想侵犯她。

  “把自己的腿抓好!”朱委员兴奋的命令,然后徐徐的倾下酒瓶,一条滚烫的酒泉从瓶口泻下淋在粉红的阴户上!

  “啊……”小依身体在旋转盘上痉挛起来,酒的温度约有六十度吧!淋在娇嫩的小穴上就像在浇花一样,这样的温度有点过高但还不会灼伤,原本粉嫩的阴唇和果肉马上呈现鲜艳的桃红色,朱委员没有浪费太多酒,他肥厚的凸唇马上凑到乘满美酒的肉洞吸舔。

  “呜……”小依真得感到阴户在熔化了,那像肥虫般的舌肉混着滚热的酒浆钻入她阴道深处!

  “ㄠ……不……”意识才刚开始昏迷,滚热的清酒又淋下来,朱委员正一边舔穴一边加酒,小依下身被搞的湿糊糊的一片狼藉。

  “啾……咕唔……啾……真……不错……”

  朱委唏哩呼噜的舔着、吮着,直到整瓶清酒都倒完了,嘴才松开小依耻穴。他激烈的喘气、肥脸兴奋得红通通,衬衫前襟已湿了一大片。

  “嗯……”相对于朱委员的满足、小依张着腿早已被搞得全身无力,那两片阴唇大方的翻开,阴道孔也看得很清楚,里面还一涌一涌的冒出酒水来!

  “不管是二头鲍、四头鲍、还是女人下面的鲍鱼,少说我也吃了上千只!就今天吃的这只粉红鲍最美最嫩……过瘾!”朱委员声音亢奋的说道。

  “委员您要上了吗?”王董想等朱委员上完后,自己也来尝尝这个美女。

  “还不到时候!这么正点的货色,前戏要久一点……”朱委员边说边拉开领带,接着把上衣也脱了,露出满身松弛的肥肉,旁边的随从恭敬的送来一瓶强精补品,他一口把它灌入肚子里瓶子随手一扔!

  “我要再看仔细一点!这真的是我看过最美的阴户……”他走到精美的餐柜前、拉开橱窗取出两副银制的叉子,小依无助而不安的看着他走过去又走回来,她的腿真的没什么力气了,软软的向两边打开。

  “吃这么高级的珍品,应该用最贵的餐具。”他一手握一副银叉,将叉嘴扒在耻埠两侧慢慢拉开阴户。

  “呜……不要……你别这样……”小依感到无尽的羞辱,粉红的肥穴真的像鲍鱼肉一样翻出来,原本覆盖的小阴唇像花朵一样盛开,也许被热酒烫过吧!果肉膨胀起来,肉芽和尿孔都看得十分清楚。

  “我想看看她的阴核最兴奋时会长多大!你帮我拿这个。”朱委员叫王董接手那两支拉开阴户的叉子,自己又去取了一根特小号的银叉过来。

  “不……你到底要作什么……变态……”小依羞愤的叫着,用仅存的力气扭动,但扒开耻缝的叉爪深深陷在肉里,将粉红的阴户翻出一大片,屁股怎么扭也逃不掉。朱委员又用小银叉扒住阴户上端的果肉!

  “啊……住手……”小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殖器被三只叉子拉开,真的就像朱委员形容的鲍鱼。

  “跑出来了……”朱委员兴奋的叫道,男人们也围近来看,原来小依的阴核从叉爪的间隙立起来,粉红色的肉芽已经硬起来了。

  “住手啊……别这样……”她只能流着泪发抖的哭着。

  “你来!”朱委员又让沈总接手那支叉子,自己拿出随身带的牙线。

  “不晓得绑得起来吗?”他试着打了一个小活圈,想套住那颗充血的肉豆。

  “呜……”小依感到无法忍受的羞耻,细线一次又一次的磨擦过最敏感的部位,每一次都带来难以忍耐的电麻,她也知道被翻开的阴户已淌满了淫水,就像一只淋上鸡汁的肥鲍。

  “不好绑!太小了……这是第一次尝试,要是真得绑得起来就太妙了……还是算了吧……”朱委员绑得满头大汗还是无法顺利如愿!

  “我想,应该有其它工具可以办得到……”一位戴眼镜秃头的中年人突然出声。

  “林医生!我没想到你……快……你一定有办法。”

  这个医生是有名的显微手术权威,再细的神经和血管他都可接回去。

  “等等……我拿我的工具。”他转身取了一个小提箱过来。

  “求求你……不要折磨我了……”小依恐惧的看着站在她前面的男人,林医生从箱子里取出一支长长的尖嘴镊,以及一根长约10公分、粗细和牙签相当的空心钢管,钢管前端露出一个活线圈,这线比起一般缝衣最细的线还要细很多。

  “把她抓好!别让她乱动!”

  “不……你想作什么……住手……”小依一听他这么说,惊羞而更利害的扭动,但手腕和脚踝被铐在一起,两边的男人只要拉紧铐炼她就无法动弹了,山狗还把她的头推高,让她更清楚看到自己被三支叉子扒开的阴户。只见林医师用铁管前端的活线圈,小心的套住立起于叉爪间的肉豆,再用尖尖的镊嘴夹住那粒豆子!

  “咿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”小依感到那里从没这么麻痒过,这种奇怪的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舒服,因此雪白的柳腹激烈的缩蠕起来。

  “要绑起来了!抓紧她哦!”林医生提醒一旁张大眼、快滴出口水来的男士们,他们如梦初醒似的怔了一下,赶忙压紧小依的手腿。于是林医生用力夹紧镊嘴间的肉豆、有点颤抖的往上提。

  “呀啊……”小依闭上娇眸张大嘴哀叫出来,原本只约二公厘左右的小豆豆现在被拉成一倍长,林医生一手持夹子、一手慢慢收回活线圈,终于成功绑住阴核根部。

  “嗯……”小依感到肉穴上端一麻,血液好像都充胀在那一点而无法回流!

  “好了……成功了……”朱委员兴奋的叫着!

  “这种线是特制的,不会松掉,而且我留了一点弹性让阴核内的血液可以循环,所以组织不会坏死,以后就让她留着这个!应该会更好玩吧……”林医生把细线的另一头交给朱委员。

  “太好了……”朱委员轻轻的抽动细线。

  “哼……”小依马上激烈的抖动起来,被系住的肉豆从粉红色转成深红色,好像一滴血珠缀在阴户上端。

  “有了这个就不用这样铐着她了!解开她吧!”朱委员命山狗解开小依手腿上的铐锁,一边将细绳缠在指头,小依被解开手腿后就蜷成一团缩在餐桌上,侧夹的臀沟间还有一只蝴蝶结停在肛门的位置。

  “起来!”朱委员手指一勾细线!

  “哼……”小依立即感到一阵激烈的胀麻自肉豆上传来,美丽的身子震了一下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她颤泣的撑起上身。

  “下来下面!帮我脱掉裤子,好好的把老二舔大……”朱委员有了手上的细线,就残酷的逼小依用嘴帮他服务。

  “不……”满脸泪痕的小依哀羞的摇头。

  “想吃苦头吗?”朱委员猛抽一下细线!

  “啊……”小依没心理准备,只感到肉豆一麻、一条玉腿忍不住像狗儿小便一样侧抬起来!

  “不……不要拉……我听话……”

  “听话我就把线放长一点!”朱委员将缠在手指上的线放几圈下来,让小依能顺利下桌,小依百般羞恨的被沈总扶下餐桌,跪在肥胖的朱委员面前,朱委员的肚围相当大,往上看几乎看不到他的脸,其实不用小依舔、他的裤裆就已隆起来了。

  “快点动啊!还在等什么?”他轻轻的晃动手中的线催促小依。

  “它已……已经大了……可不可以……不要舔……”她忍着羞辱乞求眼前这只恶心的肥猪。

  “少废话!想讨价还价吗?”朱委员又猛然提了一下缠在指头的细线!

  “啊……”每当阴核被细线抽扯的刹那,小依的大脑都会产生短暂的空白,而且敏感的嫩芽一再被刺激、尿尿也急了起来,只见坐落在纤纤脚跟上的屁股不自觉的在轻扭。

  “喝完这瓶再帮委员服务!”对小依身体有相当了解的沈总,知道她此时已想要小便,于是拿了一大瓶矿泉水逼她喝下。

  “不……我不渴……”她以为沈总是怕她渴,叫她喝水。

  “不渴也要喝!全都喝下去!”沈总硬把瓶嘴顶在她唇边!

  “我……不要……我想尿尿……”她羞耻的轻喊、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颤动。

  “喝完就给你尿!”

  “真的吗?……可以让我要去厕所尿?……”小依感激又带着怀疑的看着沈总,这阵子她都是在众目睽睽下解决排泄问题的。

  “当然真的!快喝!”沈总把瓶嘴塞入她的小嘴中。

  “嗯……咕……”小依揪着眉、神情勉强的喝着,但满肚子都是尿意的情况下根本喝不了多少,只见整瓶水才减少三分之一、就已从唇角喷出来了!

  “好了……喝不下就算了!开始帮委员含肉棒吧!”沈总将瓶子拿开,小依如释重负的喘着气,从唇角到乳沟都流得湿漉漉一片。

  “我……要先上厕所……”她想站起来。

  “不准!”沈总却压住她香肩不让她起来。

  “为什么……你说可以的……”她红着眼眶激动的抗议!

  “嘿嘿……你又没喝完……”

  “你骗人……那我把它喝完!”小依挣扎起来!

  “来不及了!”沈总把那还有大半瓶的水倒在旁边的盆景内。

  “不!你不能这样……”小依又急又气的扭动着肩膀、想摆脱沈总的手站起来。

  就在此时,朱委员又猛抖一下指上的细线!

  “哼嗯……”强烈的酸麻以阴核为中心急速扩散开来、也许是尿意已急,这次的刺激比起前几次更厉害,麻痹感迅速的占据下体、冲乱了大脑、直达身体每一处末梢神经,小依眼前一片空白,当然也无法再抵抗沈总!

  在她赤裸的胯股间,一滴、二滴……金黄色的尿珠正在崩溃中!

  “快拿盆子来!不要让她尿湿了地毯!”沈总忙随手取来一个铁盆放进小依的屁股下,说迟时那时快,“哗啦啦啦……”金色的喷泉刚好一泄而下。

  “小宝贝!你已经尿出来了,现在可以帮我含一含鸡巴了吧!我听说你功夫挺不错的……”朱委员抓着她的头让她抬起脸来。

  “嗯……不……”她还没完全洒完,揪着眉肚子又缩了几下,两边胯股还一直在滴尿。

  “你们骗人……我再也不听你们的……”小依羞恨的瞪着他!

  “不听话是不行的。”朱委员兴致勃勃的玩弄着手指上的细线:“你的阴蒂现在被我控制着呢!”

  “你……”小依绝望而浑身发抖。

  “快点!我可不想常常用这条线来折磨你!”朱委员故作凶恶的斥喝!

  小依颓然的流下泪,两只纤手颤抖的伸上去解开朱委员的皮带、拉下拉链,吃力的把长裤从他臃肿的下身褪下来,朱委员穿了一条宽大的内裤,里面的家伙早把裤裆顶得老高,看到这个丑陋的景像,想到等一下就要被逼用唇舌安抚那条淫棒,小依忍不住更激动的抽咽起来。

  “臭婊子!哭什么哭?我最讨厌女人作这种事时还一脸哭丧相!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!”朱委员突然扯起她的头发大声咆哮!

  “我……我本来就是被你强迫的……你这只不要脸的猪!”她不知哪来的勇气、一股脑把心中的羞恨和不甘全发泄出来。

  “臭娘们!你敢这样说我……”朱委员用力扯紧她柔亮的发丝。

  “唔……”小依咬着唇、眼神倔强的瞪着他。

  “嘿嘿……很好!我喜欢这种味道。”朱委员突然又变成兴奋的冷笑,肥胖的脸颊也在抽搐,小依看到他的小小的眼睛流露出残酷得光芒!

  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会让你这么轻松就舔到我的老二。”他向沈总勾了勾手叫他过来,在他耳边悄悄的说几句话,沈总脸上绽放出诡异而恶心的笑容,小依有股不安的预感,脚趾手心都冰冷起来。

  “过来!”沈总听完朱委员的吩咐后,就接手扯住小依的头发,将她往餐厅外面拉。

  “你要带我去哪里……不要……”小依感到外面可能有可怕的事等着她,因此抵死不愿跟着出去。

  沈总蹲下去狠狠的揪起她的头、凑在她耳边说道:“今天要是惹得朱委员不愉快……嘿嘿……回去后不但你遭殃,你那个没用的男人也会被我阉了……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叫JACK准备阉割手术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不要乱来……”小依连嘴唇都吓白了!

  “那你知道怎么作了吗?等一下叫你怎样就得怎样?敢和我讨价还价我马上打电话!知不知道!”

  “……知……知道……”小依绝望无助的低下头,大颗的泪珠又不争气的直滚下来。

  “跟着我后面爬!”沈总放开她的头发,站起来迳自往外面大厅走去,小依不敢违抗他先前说的话,只好忍着自尊被彻底践踏的羞辱,发抖的跟在他后面爬行。

  这间招待所的大厅足足有五十坪大,小依偷偷的转头看看周遭,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人,忐忑不安的心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顶多只是换个地方被凌辱吧?”她心里面这样想,但是沈总却一直走向门口,小依一颗心又开始揪紧。

  他伸手去转开门把!

  “要……要去哪里……”小依虽然不知道门外到底是什么!但是强烈的预感已告诉她绝不会只是换个地方被欺负这么简单。

  “嘿嘿嘿……你不用知道,只要乖乖听话就是了!你不会忘记刚才我说的话吧?”

  “我……”小依觉得手腿开始发软、身体好像被恐惧掏空了,但又不得不爬过去,沈总拉开高级的铜门

  “出来!”残忍的命令小依!

  小依只探出了一点头,就已经快要瘫软在地上了!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这样……”外面是一条安静而宽阔的长廊,像是饭店的住房,左右各有五、六扇相对的大门,不过都是关起来的,朱委员这间在长廊最尽头。

  原来这层楼全是名流巨贾的私人招待所,由于身份和社交圈同属于社会最顶层,因此每户招待所的主人彼此都很熟识,在这里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就习以为常,还常常把刺激的事拿来相互交流。

  “你小声一点!别说我没警告你,这里每个房间都有人,不过现在是用餐时间,不会有人出来,你只要乖乖的从那一头爬过来就没事了!我就允许你进房继续帮朱委员服务,你也不想惊动其他人一起出来看吧?”

  “我……”小依俏脸惨白、一双圆润的朱唇微微的颤抖。

  “考虑得怎样?还是想让你丈夫变太监鸡!我无所谓的……”

  “我愿意……爬……”害怕已使得小依无法对沈总产生恨意,她几乎虚脱的从唇间迸出话来!

  “那过来吧!”沈总脸上闪过一抹阴险的笑容,拉起她的手臂扶她站起来,小依夹着修长的双腿,步履蹒跚的被沈总带着朝走廊另一头走去。

  从这头到那头约有一百公尺长,雪白的脚ㄚ虚浮的踩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,小依甚至听得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,她好怕那一扇门会突然打开,要是被人看到她赤身裸体、乳尖和下体还缀着像征礼物的蝴蝶结,就这样公共穿廊上走动,那真是不如去死算了。

  而另一方面阴蒂被线系住,严重的充血使得走路时磨擦感十分强烈,耻缝上端的部位麻麻胀胀的很不舒服,如果动得激烈一点,两腿就会差点软下去。

  她开始后悔激怒朱委员了,甚至想跑回招待所内向他认错,要她作什么她都愿意,只要不是在外面赤身裸体。虽然她边走边转头用乞怜的眼神看着沈总,希望他会突然可怜她而放她回去,但沈总却看都不看她一眼,一直抓着她的臂膀走到长廊尽头。

  “好了!接下来我也不能再陪你了,我和朱委员就在那一头等你爬回来。记住!不要出声,被人发现是很丢脸的……”沈总放开她的手臂轻声说道。

  “不……你陪我……”小依忍不住轻喊出来,要是平常她真恨不得永远不要再见到这个衣冠禽兽,但是此刻却对他产生强烈的依存感,因为身上连一块遮羞的布都没有,极度的不安使她渴望有人陪。

  “嘘……你想把所有人都吵出来看吗?我是无所谓!反正你一定要爬回来,别想用走的,我会监视你,如果敢站起来我是不会让你进门的。”沈总细声的警告她,同时用手指了指挂在长廊另一头的监视摄影机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小依咬着唇、泪水在汪汪大眼中颤动。

  “等一下!……我看还是铐起来比较保险。”沈总说着,从后面口袋取出一副手铐!

  “不要铐我……我不会站起来……相信我……”小依小声的哀求,但沈总仍强迫她爬下、然后为两只白细的脚踝上铐。

  “还有这个!”他又兴奋的从口袋翻出一只小木盒,从木盒里拿出一只像针包、质地很轻的东西,不过上面插满了倒勾的针头。

  “不要乱动!我要把这个绑在这条线上。”他蹲下去执起连接着小依阴核的细线头。

  “为什么……要这样……”小依转过头害怕又不解的问沈总。

  “嘿嘿……”沈总并没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迳自将针包和线连在一起,放在长毛地毯上。

  “好了!你好自为之吧,记住,要是出声就会有许多人出来看,要是你敢站起来、或乱动我为你绑的东西,你就要在外面待到明天、知道吗?”沈总警告完她后就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回长廊另一头的招待所。

  小依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进入屋内,现在整条宽阔寂静的穿廊只剩她一人了。

  “怎么办……只好快点爬……”她心想着,虽然前面的路那么长,手脚都在发抖,但若不快点爬回去是会被发现的,当她鼓起勇气向前爬出一大步,只猛然感到阴核一阵剧麻!

  “呀……”忍不住张大嘴从喉咙发出哀鸣,那比米粒还小的肉豆仿佛有控制全身神经的能力,麻痹迅速蔓延开来,手腿不听使唤的软下去。她整个人趴在地上抽搐,终于知道沈总为何在细线的尾端绑上那个奇怪的针包了。当她爬行时,针包上的倒勾会抓着地毯的长毛,细线就会无情的咬扯另一端的阴核,这样一百公尺的距离简直和天边海角一样长。

  “呜……怎么办……不能出声……”肉体承受了极端的折磨,还要担心刚才那一下哀叫是否会把其它房内的人引出来,心惊胆跳的看了一会儿,还好没有人出来,可能是她所在的位置两边都没有门吧!

  小依实在没有勇气再爬第二步,她也不敢站起来或拿掉那个针包,因为沈总一定在监视她!

  “怎么办……我……不能不动啊……”这时她隐约听到最近的一间房间门内传来鼓噪,一颗心开始紧张起来!

  “不管多痛苦!我还是要爬回去……”小依抓了一撮头发咬在嘴里,撑起上半身慢慢的挪动手和脚膝盖让自己前进。

  “唔……”阴核还是传来难以忍受的胀麻,脚心都快抽筋了、关节也失去力气,但有了心理准备后已不像第一次那样差点倒地起不来,她流着泪咬着发束、辛苦而小心的像前挪动,一次只能前进一点点,汗珠已经布满雪白的背脊。爬着爬着,尿又沿着大腿根一直淌下来,昏天暗地也不知过了多久,小依转头看时只离起点没多远,她爬过的地方留下湿湿的一条痕迹!

  “怎么办……太久里面的人会出来……”好不容易经过了两扇门,小依却发现针包上的针勾住了地毯,这次勾得特别紧,几次想往前爬又不敢硬扯,充血的肉豆又麻又痒!

  “嗯……”她试着轻扭屁股看是不是能让针勾自己松脱,但是搞得满头大汗体力虚脱都没达到效果。

  “不……不行……再下去……我会没力气……那里愈来愈麻了……”小依把心一横,咬着唇闭上眼往前硬爬,没想到这一扯,却使她陷入更悲惨的命运!

  “啊……”只听一声哀叫响彻长廊!

  几秒钟后,离她最近的两扇门陆续打开,出来开门的两个都是男人,他们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赤条条趴倒在地上的小依,房内也传来其他人鼓噪的询问。

  “怎么回事啊!刚才谁在叫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快来看……”两个最先开门探出头来的男人不约而同的对屋内喊道!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小依让身体缩成一团,但是全身一丝不挂,连想隐藏都不知道该先遮那里。不久,她周围已经围了十几个男人,其中还有几个白人和黑人,因为有一家主人正在宴请外宾。

  小依发抖的伏跪在软软的地毯上,头也不敢抬起来,屁股更尽量的压低,深怕股缝间的私处和肛门上的蝴蝶结被看到,但是光看她白皙光滑的背脊和秀丽的足趾,就可以知道一定是个美人。

  “怎么回事呢?小姐!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你的衣服呢?”

  “你是哪一家主人邀请来的……”

  “谁那么残忍!不让你穿衣服、还用手铐铐住你双腿?”

  ……

  男人们不断的问她问题,小依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回答!

  “别怕!有困难我来帮你。”一个男人趁机蹲下去,假装好心的问她,但一只手却搭在她光嫩的玉背上轻轻抚动。

  “好滑的触感……”他一摸就陶醉了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碰我……我要回去!你们让我走……”小依像触电般的一颤,头同时抬高!

  “好美的女人……”

  “Nice girl!”

  ……

  男人们被那张漂亮的脸蛋吸引住了,纷纷发出赞叹!

  “我不要紧……你们回去吧……求求你们……让我在这里就好了!”小依噙着泪低声的哀求。

  “不行!你有困难我们就要帮你!如果没有我们也要查清楚你是谁?这里不是随便人可以进来的。”又一个男人蹲下来,表面上严肃的对她说,实则手指却摸着她的脚底轻轻搔抚。

  “你……你们说话……不要毛手毛脚……”已经有两个男人在摸她了!小依想躲,却又怕一动暴露更多春光,只能屈跪缩紧身子在地上扭啊扭的。

  “爹地!她还有这个耶。”一个年约十三、四岁的少年突然发现小依圆润的屁股下牵出一条连着针包的细线,好奇的蹲下去捡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拿那个……”小依转过头,脸色发白几乎哭出来的乞求!

  “是什么呢?拿过来我看!”少年的父亲是一个高大的中年人,穿着十分体面。

  “不……不……”小依一双大眼盈满泪水,哀求的看着他们,但男孩根本不知道那条线是系着女人身体最敏感的地方,只见他拿着那个针包站起来,系着小肉粒的线当场被扯直!

  “啊……”蜷在地上的小依发抖的哀叫出来!

  男孩吓了一跳,把针包丢在地上,小依雪白的香背激动的起伏,还好他没再继续拉扯那条线,但是结在肛门上的蝴蝶结却被发现了!

  “小姐!你屁股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又有两个男人蹲下去,一人一手的搭在她白嫩的屁股上,一个人的手还在玩弄着停在她肛门上的蝴蝶结。

  “求求你们……不要碰我……”

  这时前面几间听到外面的喧哗声,也纷纷开门出来一探究竟,宽阔的长廊一下子热闹起来…… 
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长篇连载

长篇连载
点击:11303-1206:16[现代情感] 陪睡女人钟思华
点击:5712-1919:08 诱骗调教矜持家政少妇田姐之七八章
点击:6712-1919:04 我与前台
点击:12612-0312:51【长篇】照日天劫【作者:youjun】
点击:6112-1918:59[简体] 那些年,那些事儿(序言二)
点击:7912-1919:08[简体] 无奈的新郎
点击:12103-0800:22[现代情感] 紧缚名人录——周涛
点击:16806-1600:47美少妇哀羞24
点击:5312-1918:50 【淫生外传之少年的烦恼】 第三章
点击:11611-3011:16[连载] 【情天性海】【 第三章:婚前的安定团结
点击:8412-1918:58 Summer story[简体]
点击:12312-1919:10 淫贱不能移(三)
点击:12103-1206:17[现代情感] 新入行之焦俊燕
点击:13712-1919:05 犬美人(一)surprise的圈套
点击:5412-1918:50 脱衣麻将6(四)户外主播调教 -中段
点击:3106-1002:02三国之女骑天下各方谋略
点击:7012-1918:56 我的地主生涯 第二十九章 生死
点击:14812-1919:02 妻心如刀(同人改) 三十九
点击:13111-3011:14 出轨的诱惑 作者:wqdscx 第五章
点击:5012-1918:50 重生官道-宁小妹【1】
点击:8905-0903:43[现代情感] 天使的淫落番外-Something(Girls Day)
点击:5912-1919:07 我的艳遇之大学篇
点击:6412-1918:59 夫妻故事汇之四十九 赴宴
点击:7812-1919:04 让老婆喷水实录教程
点击:6412-1919:13 [简体] 人型包裹(3)(重口味.扩张.超级深入)
点击:8112-1918:59 梦想之都 45
点击:7012-1919:14 [简体] 巫女屠龙记(第二部高中篇)(第廿四章誓言)【长
点击:12811-3011:14【江山如此多娇】第一集下
点击:13903-1300:05[现代情感] 雪姨王琳入殷趴
点击:5601-2104:01【俏黄蓉传奇】(1-2)
美少妇哀羞22,有声小说程序,有声小说春色暖东阳,有声小说打包,有声小说打包下,有声小说打包下载
有声小说程序-激情有声小说程序影院,激情有声小说程序视频电影天堂,激情有声小说程序伦理片在线观看 有声小说程序今日更新在线视频 无需安装播放器,支持手机,平板。
TOP反馈